《時窮節乃見,一一垂丹青,德高、品潔自流芳》

1949年,這些人的選擇,讓人肅然起敬! 1949年12月9日,成都新津機場,最後一架飛往台灣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。

這時,突然一輛汽車飛速駛來,從車上跳下來一個人,長鬚飄飄,仙風道骨。

這個人,就是張大千,

他聽說這裡有一架飛機,就火速趕來了。 一見到張大千,飛機上有一個人又喜又憂,

這個人叫杭立武,是國民政府的「教育部長」 杭立武為什麼要又喜又憂呢?

因為喜的是張大千乃一代宗師,如果跟著他去台灣,意義重大;憂的是當時飛機已經坐滿了,

勉強再塞下一個人已經是很困難了,更何況張大千還帶來了78幅敦煌臨摹壁畫!

張大千此時也看出了這個殘酷的現實,怎麼辦?

要知道,這些壁畫可是無價的國寶,更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東西,要是丟掉了,無疑將悔恨終生!

可是,這架飛機上坐的都是政府大員,連他們的行李也都是簡之再簡,

不可能再讓他們捨棄掉珍貴物品來裝這些跟他們毫無關係的壁畫。

就在為難之際,杭立武當機立斷,將自己的全部家當都搬出來,對張大千說:

「這是我的全部家當,我現在把它們都扔下去,用來裝這些壁畫。

但是,我有言在先,到了台北後,這些壁畫不再屬於你一個人,而是要捐獻給故宮博物院。

你要是同意,我現在就動手。」 張大千思索了片刻,也只好同意了。

於是,這些價值無法估量的壁畫被裝上了飛機,而杭立武的全部家當,被扔在了機場,隨風飄逝。

這確實是一個讓人肅然起敬的選擇。 官至教育部長,杭立武的家當中肯定也有很多重要的東西,

對他個人,對他的家庭,都意義重大,然而,他卻選擇了那些跟他沒什麼關係的壁畫。

這樣的選擇,怎能不讓人感佩? 因為在杭立武的眼中,文物比財富更重要。

那麼,有沒有比文物更重要的呢?有的。 就在前一年,1948年12月17日,北京某機場,

張充和與丈夫傅漢思、保姆小侉奶奶,帶著一大堆珍貴書籍、字畫等文物出現在了機場。

因為傅漢思是美國人,他聯繫到了美國軍方的要人,准許他們可以搭乘飛機回到美國。

可惜,這架飛機同樣已經坐滿了,機長望著他們三個人和一大堆行李,搖了搖頭,說,最多只能上三個人,行李留下;

或是上兩個人加行李,一個人留下。 傅漢思爭辯了半天,也沒能讓機長松口,只好把張充和叫到一邊,小聲跟她商量,

是否可以把保姆小侉奶奶先留下,反正她也不是什麼漢奸反動派,政府不會為難她,等以後有機會再回來接她也不遲。

但張充和斷然拒絕了,她說:「小侉奶奶從小就在我們家,她的家人早都沒了,

我不可能把她一個人留在這裡,堅決不能」 不過,張充和也知道當時的處境,所以沒讓丈夫為難太久,

毅然提出來說:「如果小侉奶奶和我們的行李只能選一樣,我選擇小侉奶奶。」 傅漢思一下子愣住了,

因為他知道這些文物對妻子是多麼的重要,甚至比她的命還重,然而現在她卻選擇了放棄。

他還想再勸勸妻子,但張充和沒有再囉嗦,拉著小侉奶奶就登上了飛機,

任由那些曾是她的心頭肉的珍貴文物散落在冰冷的地上。 後來,張充和回憶說:

「小侉奶奶出身很苦,二十幾歲就跟著我們,多年來一直照顧我們,我們不能就這樣扔下她。

至於那些字畫,都是身外之物,不可能比小侉奶奶還重要。」 小侉奶奶在美國去世後,

張充和親自為她舉辦葬禮,用心極誠。 跟杭立武的故事一樣,這個故事讓我再一次受到了震動。

在那個特殊的時期,發生過無數生離死別,一個人做任何選擇,我們這些局外人都沒有權利去置喙。

如果張充和選擇了那些珍貴的文物,也無可厚非,當時有不少著名的大文人都是這麼做的,

但是,張充和卻選擇了小侉奶奶。 因為在張充和的眼中,感情比文物更重要。

人的一生會做出很多選擇,有的容易,有的困難,局外人往往很難去評價。

但總有一些選擇能讓人肅然起敬,比如杭立武的選擇,比如張充和的選擇。

" /> 《時窮節乃見,一一垂丹青,德高、品潔自流芳》

1949年,這些人的選擇,讓人肅然起敬! 1949年12月9日,成都新津機場,最後一架飛往台灣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。

這時,突然一輛汽車飛速駛來,從車上跳下來一個人,長鬚飄飄,仙風道骨。

這個人,就是張大千,

他聽說這裡有一架飛機,就火速趕來了。 一見到張大千,飛機上有一個人又喜又憂,

這個人叫杭立武,是國民政府的「教育部長」 杭立武為什麼要又喜又憂呢?

因為喜的是張大千乃一代宗師,如果跟著他去台灣,意義重大;憂的是當時飛機已經坐滿了,

勉強再塞下一個人已經是很困難了,更何況張大千還帶來了78幅敦煌臨摹壁畫!

張大千此時也看出了這個殘酷的現實,怎麼辦?

要知道,這些壁畫可是無價的國寶,更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東西,要是丟掉了,無疑將悔恨終生!

可是,這架飛機上坐的都是政府大員,連他們的行李也都是簡之再簡,

不可能再讓他們捨棄掉珍貴物品來裝這些跟他們毫無關係的壁畫。

就在為難之際,杭立武當機立斷,將自己的全部家當都搬出來,對張大千說:

「這是我的全部家當,我現在把它們都扔下去,用來裝這些壁畫。

但是,我有言在先,到了台北後,這些壁畫不再屬於你一個人,而是要捐獻給故宮博物院。

你要是同意,我現在就動手。」 張大千思索了片刻,也只好同意了。

於是,這些價值無法估量的壁畫被裝上了飛機,而杭立武的全部家當,被扔在了機場,隨風飄逝。

這確實是一個讓人肅然起敬的選擇。 官至教育部長,杭立武的家當中肯定也有很多重要的東西,

對他個人,對他的家庭,都意義重大,然而,他卻選擇了那些跟他沒什麼關係的壁畫。

這樣的選擇,怎能不讓人感佩? 因為在杭立武的眼中,文物比財富更重要。

那麼,有沒有比文物更重要的呢?有的。 就在前一年,1948年12月17日,北京某機場,

張充和與丈夫傅漢思、保姆小侉奶奶,帶著一大堆珍貴書籍、字畫等文物出現在了機場。

因為傅漢思是美國人,他聯繫到了美國軍方的要人,准許他們可以搭乘飛機回到美國。

可惜,這架飛機同樣已經坐滿了,機長望著他們三個人和一大堆行李,搖了搖頭,說,最多只能上三個人,行李留下;

或是上兩個人加行李,一個人留下。 傅漢思爭辯了半天,也沒能讓機長松口,只好把張充和叫到一邊,小聲跟她商量,

是否可以把保姆小侉奶奶先留下,反正她也不是什麼漢奸反動派,政府不會為難她,等以後有機會再回來接她也不遲。

但張充和斷然拒絕了,她說:「小侉奶奶從小就在我們家,她的家人早都沒了,

我不可能把她一個人留在這裡,堅決不能」 不過,張充和也知道當時的處境,所以沒讓丈夫為難太久,

毅然提出來說:「如果小侉奶奶和我們的行李只能選一樣,我選擇小侉奶奶。」 傅漢思一下子愣住了,

因為他知道這些文物對妻子是多麼的重要,甚至比她的命還重,然而現在她卻選擇了放棄。

他還想再勸勸妻子,但張充和沒有再囉嗦,拉著小侉奶奶就登上了飛機,

任由那些曾是她的心頭肉的珍貴文物散落在冰冷的地上。 後來,張充和回憶說:

「小侉奶奶出身很苦,二十幾歲就跟著我們,多年來一直照顧我們,我們不能就這樣扔下她。

至於那些字畫,都是身外之物,不可能比小侉奶奶還重要。」 小侉奶奶在美國去世後,

張充和親自為她舉辦葬禮,用心極誠。 跟杭立武的故事一樣,這個故事讓我再一次受到了震動。

在那個特殊的時期,發生過無數生離死別,一個人做任何選擇,我們這些局外人都沒有權利去置喙。

如果張充和選擇了那些珍貴的文物,也無可厚非,當時有不少著名的大文人都是這麼做的,

但是,張充和卻選擇了小侉奶奶。 因為在張充和的眼中,感情比文物更重要。

人的一生會做出很多選擇,有的容易,有的困難,局外人往往很難去評價。

但總有一些選擇能讓人肅然起敬,比如杭立武的選擇,比如張充和的選擇。

-2" />
時窮節乃見
千千工作室

《時窮節乃見,一一垂丹青,德高、品潔自流芳》

1949年,這些人的選擇,讓人肅然起敬! 1949年12月9日,成都新津機場,最後一架飛往台灣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。

這時,突然一輛汽車飛速駛來,從車上跳下來一個人,長鬚飄飄,仙風道骨。

這個人,就是張大千,

他聽說這裡有一架飛機,就火速趕來了。 一見到張大千,飛機上有一個人又喜又憂,

這個人叫杭立武,是國民政府的「教育部長」 杭立武為什麼要又喜又憂呢?

因為喜的是張大千乃一代宗師,如果跟著他去台灣,意義重大;憂的是當時飛機已經坐滿了,

勉強再塞下一個人已經是很困難了,更何況張大千還帶來了78幅敦煌臨摹壁畫!

張大千此時也看出了這個殘酷的現實,怎麼辦?

要知道,這些壁畫可是無價的國寶,更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東西,要是丟掉了,無疑將悔恨終生!

可是,這架飛機上坐的都是政府大員,連他們的行李也都是簡之再簡,

不可能再讓他們捨棄掉珍貴物品來裝這些跟他們毫無關係的壁畫。

就在為難之際,杭立武當機立斷,將自己的全部家當都搬出來,對張大千說:

「這是我的全部家當,我現在把它們都扔下去,用來裝這些壁畫。

但是,我有言在先,到了台北後,這些壁畫不再屬於你一個人,而是要捐獻給故宮博物院。

你要是同意,我現在就動手。」 張大千思索了片刻,也只好同意了。

於是,這些價值無法估量的壁畫被裝上了飛機,而杭立武的全部家當,被扔在了機場,隨風飄逝。

這確實是一個讓人肅然起敬的選擇。 官至教育部長,杭立武的家當中肯定也有很多重要的東西,

對他個人,對他的家庭,都意義重大,然而,他卻選擇了那些跟他沒什麼關係的壁畫。

這樣的選擇,怎能不讓人感佩? 因為在杭立武的眼中,文物比財富更重要。

那麼,有沒有比文物更重要的呢?有的。 就在前一年,1948年12月17日,北京某機場,

張充和與丈夫傅漢思、保姆小侉奶奶,帶著一大堆珍貴書籍、字畫等文物出現在了機場。

因為傅漢思是美國人,他聯繫到了美國軍方的要人,准許他們可以搭乘飛機回到美國。

可惜,這架飛機同樣已經坐滿了,機長望著他們三個人和一大堆行李,搖了搖頭,說,最多只能上三個人,行李留下;

或是上兩個人加行李,一個人留下。 傅漢思爭辯了半天,也沒能讓機長松口,只好把張充和叫到一邊,小聲跟她商量,

是否可以把保姆小侉奶奶先留下,反正她也不是什麼漢奸反動派,政府不會為難她,等以後有機會再回來接她也不遲。

但張充和斷然拒絕了,她說:「小侉奶奶從小就在我們家,她的家人早都沒了,

我不可能把她一個人留在這裡,堅決不能」 不過,張充和也知道當時的處境,所以沒讓丈夫為難太久,

毅然提出來說:「如果小侉奶奶和我們的行李只能選一樣,我選擇小侉奶奶。」 傅漢思一下子愣住了,

因為他知道這些文物對妻子是多麼的重要,甚至比她的命還重,然而現在她卻選擇了放棄。

他還想再勸勸妻子,但張充和沒有再囉嗦,拉著小侉奶奶就登上了飛機,

任由那些曾是她的心頭肉的珍貴文物散落在冰冷的地上。 後來,張充和回憶說:

「小侉奶奶出身很苦,二十幾歲就跟著我們,多年來一直照顧我們,我們不能就這樣扔下她。

至於那些字畫,都是身外之物,不可能比小侉奶奶還重要。」 小侉奶奶在美國去世後,

張充和親自為她舉辦葬禮,用心極誠。 跟杭立武的故事一樣,這個故事讓我再一次受到了震動。

在那個特殊的時期,發生過無數生離死別,一個人做任何選擇,我們這些局外人都沒有權利去置喙。

如果張充和選擇了那些珍貴的文物,也無可厚非,當時有不少著名的大文人都是這麼做的,

但是,張充和卻選擇了小侉奶奶。 因為在張充和的眼中,感情比文物更重要。

人的一生會做出很多選擇,有的容易,有的困難,局外人往往很難去評價。

但總有一些選擇能讓人肅然起敬,比如杭立武的選擇,比如張充和的選擇。